互动环节:产业新政下汽车零部件企业如何加速成长

  • 2018年09月27日 16:28

 

主持人: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秘书长助理  陈士华

陈士华: 我个人理解今天的这个会议主题,第一方面我们国家现在整体的产业量,我们国家整个汽车,从发展普及的初期,初期的特征,就是整个产品的增速进入一个低速增长期,10年之前我们年均的增速在20%几的增速,之后进入5%左右,下面这个阶段,年均增速到一个5%的水平。我们的优质企业,做的好的企业会做的越来越好,竞争力差的产品,竞争力差的企业面临压力很大,可能会退出市场,这是我们整个发展背景。第二从国家的角度,下一步的就是简政放权,对我们投资的管理政策,我们发改委产业投资管理办法已经完成了征求意见,这个办法已经通过办公会的通过择机下发,时间不会太长,一两个月之内。我们下一步整个产业投资的情况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我们现在大方向是简政放权,但是国家对于双积分,蓝天保卫战等等一系统的要求,我们发展的环境宽松了,但是我们的环境并没有宽松,我们面临政策的压力,包括国六,包括新能源等等,对我们造成很大的困难和压力。第三,我们现在3000万辆主要销售的对象还是国内,一年的出口量不到100万辆,但是在整个比重里面占的很小,现在还面临着中美贸易,嘉宾们都提到了中美贸易,不是哪个总统上来以后就造成这种情况,这是一个国家,一个产业发展必然面临的阶段,如果我们企业要走出去,走的更好,我们更多的产品走向国外,整个面临国际竞争的压力,也是面临当前最重要的环境,在这三个形势下,企业如何转型升级,如果提高我们的竞争力。刚才的5位嘉宾为我们做了很好的解释,我们这次互动环节想问一下几位嘉宾,整个大的环境,企业不可能改变环境,我们只能适应环境,我们企业的发展怎么来做好我们整个规划,我们现在面临最大问题是什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企业我们的行业应该做哪些工作。
    这两个问题,一个面临的问题,第二是如何解决的问题,针对三位嘉宾从不同的角度进行回答。先请陕西省工信厅的张勇处长回答。我们应该更重视零部件的发展,我觉得我们的零部件基础需要有一个很大的提升,我想先请张部长来回答这两个问题。
    张勇:陕西提出300万辆工程,基于陕西汽车行业有一定的基础,但是基础相对薄弱,零部件也是发展的不是很合理,基于这个考虑陕西提出300万辆工程。一个是做大现有,第二个加大引进,陕西本土企业比较多,陕汽、比亚迪、吉利,缺乏带动行,陕西提出300万辆的工程。第三激活原有企业发挥产能,差异化发展。比如说我们的秦兴等,原来属于我们的老企业,因为它们产品升级换代不够,现在属于爬坡状态,这两年通过整合以后,已经进行差异化的发展。零部件达到60%的配套率,我们省也出台了一些政策,比亚迪也是围绕产业圈也开始引进本身的配套企业,我们加大省内原有的企业,加大跟比亚迪的对接,跟吉利的对接,争取配套上。但是我们省的零部件还是比较薄弱,15年的时候通过开零部件汽车大会,通过汽车零部件作为一个产业来抓,通过培育一些小巨人的零部件企业把它做起来。零部件企业不但配套本地企业,另外作为一个独立的产业可以配套外省。我们的法斯特不但配套汽车,还配套全国,全国占有率70%,还出口国外。我们想多培育一些这样的小巨人企业带动我们零部件的发展。零部件本身自成体系,而且汽配这一块有1万亿的市场,如果零部件自成体系发展起来,这块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下一步成立创新平台,国家也在争取创建国际级的创新平台,我们厅也在成立创新平台,特别是零部件这一块。因为这一块被称为死亡之谷,零部件好像只是在科研阶段,我们国家也存在这个问题,零部件研发能力不弱,但是到实用就不行了。
    最后我想着,零部件是我们国家汽车大国迈向汽车强国的必由之路,关键零部件的缺失,是我们迈向汽车强国最有阻力的地方,这方面我们要加大力度,特别我们省拿出了40个亿,大部分支持零部件这个方面。如果汽车零部件做上去,我们省的整个产业就会聚集,将来就会发展的很好,这也是我们将来突破的关键点。
    陈士华:谢谢张处长,陕西省300万辆是咱们胡和平书记提出来的,我们现在国家3000万辆到发展顶端空间很大,但是目前的情况来看,增速很低。你们的目标2020年300万辆。
张勇:2021年产能300万辆,配套率争取提高60%左右。
    陈士华:这个提升还是很快的,张处长也说了,陕西省的规划,目前零部件的基础比较薄弱,但是我们有一些优势产业,像法斯特,还有一些老企业需要激活,省里市里都给予很高的重视,这也是我们发展的保证。我们在发展过程中,政府的作用我们是起到规划引领的作用。
    张勇:我们在发展汽车的时候,一是做好顶层规划,首先提出了300万辆汽车实施意见,然后组织推动成立了领导小组,可以说加强了组织保障,后面我们也是搭建了平台,我们也感觉到光靠我们装备处和汽车处几个人发展产业是不够的,我们建立了汽车研究中心,包括研发机构,因为他们是专业的,这样能更好地做好服务。通过这几个方面助力我们做好汽车产业。
    陈士华:新能源汽车是发展方向,是未来我们国家最重视一个新兴产业,但是也面临技术方面,产品方面一系列的问题,请王总简单介绍一下,我们现在新能源企业的零部件到底面临什么问题,我们解决的方向和思路是什么。
    王扬:这个问题也比较敏感,新能源汽车的安全性。我想总体新能源汽车的技术是没有问题的,目前出现的问题跟几个方面有关,第一个是国家产业政策。国家产业政策每年一变,对于企业来讲,从主机厂到零部件只有一年时间,从投入到销售,第二年就卖不出去了。所以产业产业政策变化过快,造成这样的问题。第二,因为咱们中国新能源是国家政策的推动,行业政策上,由于补贴政策使有些盲目扩张,有一些企业为了拿国家补贴不重视质量。所以会造成为了拿补贴忽视严重的最基本特性。从做技术来讲,有不同的发展路线,从技术上是可以解决的,没有问题,有不同的发展路线。我们现在跟宝马大众,采用大方形电芯,它的安全性非常好。目前本土,国家的政策包括地缘政策,我们都是基于国产电芯,出现问题相对高,和日韩电芯有相当大的差距。我们所做的路线从系统的角度来讲,从系统来保证整车的安全性。所谓系统,这也是我们走特斯拉路线的原因,单个电芯失效不扩散,不会影响整车,不会对车和人产生影响。目前来讲,国家的方形软包电芯失效不扩散还没有达到。
    第二,对电芯的选择上,现在国家政策推动三元电芯,目前三元电芯系统上能达到安全,但是更多增加了成本,所以我认为后补贴时代在磷酸铁锂上还是有很大的潜力。现在磷酸铁锂价格在7毛到8毛一瓦时每公斤,三元基本上到一块钱,这是成本,所以它有天然的成本优势,价格优势,相信后补贴时代磷酸铁锂还是有发展前途的。从我们站在安全的角度来讲,小单体的电芯更好,磷酸铁锂的电芯更好一点。
    陈士华:我们国家政策的初衷很好,我们之前拿出很多亿推进我们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但是确实存在补贴的变动性很大。感谢王总,最后一个问题,刚才我们提到能量密度200左右,达到300、400的话,现在国内很多企业,是不是有一半企业做不到,因为我们电芯有的是进口的,你觉得难度大不大?
王扬:我觉得2020年300能达到的,350应该有一点困难。国内的电芯和日韩的电芯,我们总体看,日本是最领先的,韩国落后日本6个月,中国落后韩国6个月左右,基本上是这么一个趋势。中国做电芯的能力应该是有的,上游的材料、整机材料,中国的能力是非常强的,所以我们的材料基础是非常强的。电芯的研发能力,一些领先的厂,他们也投入相当大的研发,也盲目上了一些,从研发水平上没有问题的2020年达到300万没有问题的。咱们的设备都是日韩的设备,非常先进,都是几十亿的投资,但是一致性还是差一些,这是一个工业积累,不但简单的投入就能立即见效。另外一点,呼吁一下,这个行业因为国家补贴政策,盲目投入太高了。到2020年我估计我们就用100g瓦时,到时候洗牌的过程很痛苦,如果有资本还是不要盲目投入。
    陈士华:王总给我们做电池电芯一个很好的建议。下面我想问一下,4000多家企业集中在宁波一个地方,未来的竞争肯定是越来越竞争,我想请您重点谈一下,你们如何看待单体由小变大的过程,有没有新的规划和建议。
    叶敏:从刚才几位嘉宾发言的情况看,从宁波局部说,有一个代表性的意义,去年宁波汽车有3000多个亿,有70%由零部件企业贡献的,30%由整车贡献的。零部件企业有4400多家,整车有12家,从发展轨迹看,刚才听了张处的演讲,零部件和整车是单独两条线发展,没有什么牵制,而且从发展的历史来讲,零部件早于整车20年。从现在来讲,整个行业里面,整车的比例虽然还比较小,但是有一个特色,12家整车企业都是属于新投产的企业,产能还没有释放出来。到2020年宁波的整车达到160万到200万辆,零部件要随之发展。我们零部件产业要跟石化产业,达到万亿级的产业,所以我们也非常重视这个产业。我们为了把这个产业做大做强有很多的做法,通过智能制造升级我们的系统,让我们整个制造系统完全符合目前的自动化、信息化的要求,通过这个方式进行转型升级。第二要提高我们整车在当地的配套率,因为整车在本地的配套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第三要打开销路,我们要跟随国家制定一带一路的战略走出去,我们走到了马来西亚,走到了俄罗斯,现在合作的成果蛮多的,我们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面,美国人一制裁就麻烦了。我们企业通过这样的方式走出去,所以这个销路的问题通过一带一路做一些解决。
    再一个我们宁波现在目前是浙江省的第二大城市,汽车制造业的销售额和营业额达到了浙江省的一半。整个浙江省是我们中国版图上面区域最小的一个省,宁波在浙江里面占地面积也非常小,现在是寸土寸金,对我们汽车行业压力还是很大的。我们要提过我们的实力,整个宁波地区,初级化的基本要淘汰了,目前到了攻坚的阶段。前段时间,各行各业都有造假,但是我们汽车和零部件行业没有造假,造假就面临着召回。这些年我们宁波和全国的汽车行业发展,也可能会成为我们全中国重要的基地。
    陈士华:宁波确实是非常重要的汽车基地,你们现在也面临瓶颈问题。由于时间关系,不再给嘉宾问问题。从今天上午的情况看,在产业新形势下:第一,我们一定认清形势,现在的形势和5年前、10年前真的大不同,面临国内外竞争的压力,给我们的企业带来很大的挑战。 第二,研发能力。我们一定是要重视研发能力,我们现在整体行业研发很低,5%左右,没有研发将来肯定没有竞争力,模仿和抄袭将来肯定是走不通的。第三,多元化发展。一个企业做单一的产品,比如做电池,做新能源,可能有一定的机遇,但如果做传统的产品,单一的产品会面临很大的压力。第四,人才的问题。我们有的是投资,钱不缺少,但是人缺少,缺开发人员。很多行业提到,我们现在企业招合格工人很难,而且这些工人比较年轻,对企业工作的重视度,和对企业的忠诚度不够,对企业生产带来一些不确定性。下一步建议企业家,应该更重视我们人才的培养,包括我们工人的培养。我们现在不可能指望大学生做一线的工人,当然国家在提,但是可能性不大。谢谢大家。

(根据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w6607.com利来国际首页-网站介绍-入网须知-广告服务-联系w6609.com利来国际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w6609.com利来国际的版权所有备案号:京icp备0503030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240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46号邮编:100823e-mail:caam@caam.org.cn

电话:010-68594865/5020/5588传真:010-68595243

w6609.com利来国际的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