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互动:“汽车零部件企业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

  • 2018年09月27日 17:21

“汽车零部件企业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互动沙龙现场

大家辛苦了。会议有两种听法,一种是能听就听,不停就睡,这个不累。有的试图把讲演者内容挖出来,记住,还要想,这个就比较累。总而言之,现在这个会开到现在,大家可能累的比较多,我争取这一环节大家能够听的明白也不太累。
    刚才有比较精彩的讲演,这次根据会议方的安排,由我来主持这一节的访谈。我想问大家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零部件企业如何把握电动化、智能化的机遇,实现高质量发展。其实刚才有几位已经一并讲到了,没关系我们换个角度再说。庄志强先谈谈吧。
    庄志强:刚在下边听的时候,我是按照董会长第二个观点听的比较累,但是很多观点非常受启发。其实丰田纺织是一个汽车座椅和内饰的企业,更多的可能目前是电控这类行业动作比较多一点。另外像发动机,变速箱,压力很大。但是对我们来说,我想有几个想说一下。第一点丰田纺织是一个百年企业,这一百年正好走过了产业变化的过程。
    董扬:丰田汽车是后来有的。
    庄志强:从纺织到纺织机械到基本上脱离开纺织汽车作用的历史这样的转换,在100年过程中一直在做,但是这次遇到了一个变化,其实对我们公司内部压力还是非常大。最主要的我们认为有两个大的环境的变化,一个是自动驾驶,第二个是共享。这两个大的环境变化几乎把汽车100,或者130年的历史,对于汽车的使用,或者说汽车这个产品的目的做了一个完全的变更。在这样的情况下,各个主机厂都提出了很多新的想法,丰田汽车也有e平台的想法,但是我们也在想,作为汽车的内饰企业,以后面对自动驾驶和共享这样一个大的环境,怎么样由一个单纯的产品生产商变成一个移动服务,移动出行的服务商。最近公司内部专门成立了一个新产品新技术的推进中心,这个中心也在包括日本、美国和中国,因为中国,特别是自动驾驶比别人走的快,来尝试一些新的探索。对于我们来说,可能如何来适应未来的四化这样一个变化,怎么样能够给用户提供自动驾驶和共享环境下的移动空间这么样一个概念,一直最近专门在做这方面的探讨,可能也是最大的变化。
    陈和平:关于汽车未来,面向未来的话我是这样考虑的。传统东西我们看不起,未来的机会要抓住。作为广汽也是在w6609.com利来国际的合作伙伴过程中发展起来,在w6609.com利来国际的合作伙伴中做自己的品牌。广汽零部件是广汽的零部件板块,我们也是这样做,我们也是两条腿走路,合资合作和自主创新,共同发展。合资合作最典型的,我们和丰田合作。在未来广汽在进行新能源基地的,智能网联基地的建设,大家可能在报刊上知道,我们电控,研究院,新能源公司也在自己解决。我们这块会电驱动系统进行推动,这个机会要抓住。实际上汽车不管怎么,它有一个本质的东西是不变的,现在技术发展非常快,但是人的进化非常慢,车是给人用的,我们要设想50年后不管汽车怎么发展,哪些汽车要用,只要车是给人用的,以后屁股怎么放,肯定要找地方放,只不过放的方式有所变化而已。今后我们也是两个方向,传统上的东西不放弃,未来机会要抓住。今后你是传统能源车也好,新能源车也好,轻量化的趋势。我们的轻量化也会有所布局,谢谢大家。
    马旭耀:汽车行业的智能化和新能源已经是非常明显的趋势,只不过它的发展速度多快完全取决于技术创新的速度和产业支持的力度。对我们来讲,作为一个传统的汽车变速箱企业来讲,它的压力大就大在一个传统领域还要做追赶超越的问题。我们过去的变速箱,abmt还得坚定不移的追赶,这个还不敢撒手,一旦撒手,有一天自动变速箱进入家庭的时候,我们没有自己产品的替代东西,这个险不能冒。第二个关于新能源也要做一个机遇。目前在新能源这块,主要是客车明显,包括城市内的渣土车,由于政府采购,包括城市需求,也趋势非常明显。纯电机的,包括我讲的电极带多档emp的,到底哪个是可持续,或者具有本质意义,这是需要下功夫的,认真了解对传统的本质需求,以及技术进步带来的优势的变化来把握。如果这点把握不好,可能法士特也会在新能源这块错失良机。压力大就大在这。
    杨勇:刚才其实我在我的内容里面已经讲了关于智能网联。像陈总讲的一样,老的业务不能放弃,要继续发展,新的业务要不断创新。我们的一个做法,车联网我们在今年才成立了这样一个事业单元,但是在两年前我们就已经组建了一个小分队,就像轻骑兵,小分队了解行业情况,跟客户不断沟通,对于未来的业务怎么规划,非常多的探讨。定下一个战略以后,我们非常专注的做下去。如果是战略的那就是我给你钱,如果不是战略,新兴的,就是你得给我钱。公司里面现有的业务你给公司交钱,如果是新兴业务,公司坚定投入。在投入的时候我觉得有一个非常关键的点,也是我们自己的思考,智能网联范围太大,比如说做智能驾驶,可能涉及到的零部件有几十个,涉及的技术不计其数。我们在自己探讨的时候经常问自己哪些地方不应该,如果说想做,可能都可以投入精力,但是我们要更多的选择不做,所以这个对我们自己也好,对大家都是一个比较难的题目。但是如果选定自己什么不做,可能比花什么时间去什么都做,效率要高得多。这是我的一点感受。
    董扬:刚才几位讲的都是非常好,我也很受启发,庄先生讲在成立新部门应对这件事情。广汽已经动手了。法士特和德赛西威都有新的部门,新的探讨。我听了他们的讲话以后,我是不是汇总成三点,第一点节是基本上传统的市场还在,传统的竞争还在。虽然咱们现在房间的媒体有点不落地,他们老想着中国汽油汽车肯定不行了,专注电动汽车。其实98%还是汽油汽车,竞争还在那里。新能源汽车来了之后,智能网联技术来了之后,传统绝大部分是不变的,竞争仍然存在,生产仍然存在,我觉得传统的首先要坚持,而且要做的更好。第二就是零部件要比整车厂还快。现在中国的整车厂有点自己乱装,谁能帮我就跟你联合,其实国外一些公司也是一样。你去看博世,大陆,电装,包括丰田纺织其实都飞快的在转型。而且还有一个问题,你要转,你不能往哪转,不知道整车用什么,现在电动车上来了,整车可能有五个方向,但是你不可能干五个方向。包括智能网联汽车也是一样,你现在有很多东西可以做,你投多少都投的下去,但是不知道将来用什么。而且在座干这行的都知道,很多国际的零部件大公司我这么多年看车展都去看,确实不少技术,不少公司十年前看他,重点发展,十年之后发现整车厂没用。一定要转变,还要认真选择方向。这个方向你选不好,整车厂都被买单。零部件厂要转型要选好方向。第三点我对于广汽陈总ppt里有一点不同的看法,零部件厂你可以对外说我们是利润薄,其实要利润比整车厂强才可以。因为整车厂面对的是消费者、用户,你面对的是整车厂,整车厂从用户来说比消费者多变。整车厂的用户不怎么变,你的用户经常变。做零部件厂在新的转型面前,要多挣点钱,并且把自己的钱花好,才能够应对下一步的转型。我的总结就这样。
    第二个问题是对当前的贸易摩擦,对零部件企业有什么样的影响,应该怎么样应对,大家还是按这个顺序。
    庄志强: 谢谢董会长刚才精准的认识。 简单说一下对于贸易这个事,其实不是很专业,但是具体有这么三点认识,第一个作为我们来说,在中国有19家厂,除了丰田以外,像宝马、通用也在,对中国简单说都在国内做。第二个有很多供应商都在说,大部分不在内饰零部件上,但是有一些装饰类的产品还是有不少企业,包括供应商在做,他们也跟我们说北美的业务今年遇到重挫,基本上停下来了。这样的话对我们算是利好,提出来各种新的供货的方案,这一个方面。第三个方面可能是间接的,我的理解,因为我们做丰田汽车比较多,对特朗普的贸易政策,无论对中国,对欧美,包括日本的影响是很大的。丰田在美国去年可能有280万辆的销量,大部分是在美国生产的,一部分受到进口油价的影响。对于在美国市场的进一步发展感到不确定性,所以从今年开始非常明确的对中国市场加大力度。从间接的角度增加了在中国的产量。
    董扬:我感觉中美零部件贸易真正影响不在今年,在明年。因为今年从年初嚷嚷到年中出招,真正用不出去。我看新闻报道,特朗普除了要消除贸易逆差的政策,结果当月美国贸易逆差扩大,我自己感觉那个扩大是临时的,因为要缩小这个,所以先赶快把产品卖出去,后面真正提高关税,对中国零部件向美出口影响,我想明年的影响会明显大于今年。
    陈和平:中美贸易战对不同的群体有不同的影响。以我们公司为例,业务主要集中在中国,对美出口不太多,这块对我们影响不大。但是我身边的一些从事零部件行业的朋友就应该比较大,在东莞有一个朋友的公司,他的一半的业务,盈利50%以上靠出口塑料模具到中国,这么一搞,影响在前期已经开始了。怎么办?他就问,我建议他把国际业务砍掉70%,因为你不赶快做准备,中美贸易战不会短期结束,成本上升很厉害。昨天中央才在讲克强总理召开常务会议,要求社保征收,没有落实之前一切照旧。反映了国内的执行层面出现了很多偏差,我的一些朋友搞零部件的,最近我亲眼看他各个地方陆陆续续征收,把前几年社保不足的部分,动不动就几百万。中美贸易战其实是办好中国企业,想法设法解决。现在我们上面领导到下面的执行,可能有点差距,特别民营企业感觉到看到打左灯怎么往右转。其实我们零部件行业,民营企业解决了很大量的就业。这一点不看到,不在这个艰难的环境下提供支持,我想随后,以后就业的压力就会突显,我想这是大家不愿意看到的。
    董扬:刚才陈总讲了非常关键的问题,我想新时代,高质量发展有长期想法,因为中美贸易摩擦,其实中美的贸易摩擦在中国某种程度存在。如果这里面还有一些媒体朋友在的话,要替产业界呼吁一下,真正到新时代,我认为政府需要转变可能比企业更多一点,他们需要改变他们的管理方式,真正简政放权,不要表面上看起来是减权,实际上设置的条件更多,表面上减轻负担,实际上收的钱更多。今年上半年我看到税收增长速度远远超过经济增长,我心里挺嘀咕的,哪来的。这个事本人也在政府部门工作过16年,我希望我们呼吁,政府也在改变,但是改变的比较慢,企业直接面对市场,改变的比较快。
    马旭耀:谈到中美贸易战,肯定是存在的。短期影响不大,但是对未来的预期影响很大。特别是像我们和美国伊顿谈的都是战略合作关系,未来双方合作,或者未来的出口是有顾虑。虽然讲了我们将来往巴西做,能不能把它拿过来不一定,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特别是对未来的企业家。第二个是外汇,外汇这个东西说不清,虽然我们能意识到国家在控制,但是会不会一直坚持下去。一个是关税影响,再就是外汇影响。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出口到日本、欧美,从法士特来讲并不影响我们,我想企业还是要把产品做好,一旦把变速箱产品做好,这两年出口调整大量向东南亚出口,而且在泰国建了工厂,马上也会在欧洲有一些工作,把这些产品做好,企业才能以不变应万变,只有这样来抵御风险,别的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杨勇:第一业务方面,我们和法士特差不多,我们主要的出口是日本、欧洲、东南亚,对美国的出口非常少。但是我们从供应链方面,我们可能会感受到一点压力,因为我们很多产品来自美国的芯片或者技术,这样的贸易战现在来讲成本上的压力并不是特别大,但是更多的是来自心理上的压力,比如我要跟美国公司做一些技术交流,或者深入合作的时候,未来会不会由于贸易战的关系导致合作进行不下去。这个事情对我们的影响蛮大的。另外对业务扩张计划,本身有计划在美国设立研发机构,这个也会让我们更加深的去思考一下,因为我们认为贸易战不会半年一年就会结束的,要做好长期的打算。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北美的扩张计划就会受到一定的影响。但是我也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们公司业务大部分出口美国怎么办,我想有两条,一条是进攻,一条是防守。有一种可能性是企业一定要活下去,首先要活下去才有未来,可能真的要降成本。这是我个人的一些想法。
    董扬:刚才杨总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觉得我们在中美贸易战中,可能会面临两个问题,简单来说,一个是经济问题,一个是政治问题。经济问题就是我让你少赚钱,我给你加税,你理论上我不出美国,我可以换到别的地方去,可以出口欧洲和日本。但是为什么没出欧洲日本,出美国,肯定美国赚钱多。在一方面,中兴的问题,芯片的问题提醒了我们,我们还有这个问题。前不久在协会工作的时候,他们问我说现在很多企业问伊朗的生意还能不能做,我说你别问我,你去问一下商务部有关部委的领导,大会别问,大会也不出这个话。我觉得我们可能在中外的贸易摩擦中间会面临两个问题,一个是经济问题,一个是政治问题。我认为经济的问题还好办,政治问题很难办。我们在合规上,这个问题恐怕一定要更加注重。这一点不但是涉及到中美贸易,其实中欧的贸易中间,中日的贸易中间人家也有贸易。我想我们应该借此机会把自己纠正过来。在这我们知道宝鸡吉利在这投厂,他们兴高采烈。我希望大家都要利用这一次中美贸易产生矛盾摩擦这样一个机遇,这样一个挑战,把自己转过来,真正转到合规经营,创新发展。这是我汇总大家的第一点。
    第二点恐怕我们还是要有长期稳定做这样的事情,就是市场要多元化。各方面要想到困难,想到出现问题怎么办。我想从市场的多元化抓紧开发这些问题都是要认真做好的。再一个借此机会也在行业里面呼吁一下,我认为中国的对外开放走到了今天,不是走到头了。从市场的变化来说,外国品牌的汽车都占了市场49%,你还有什么可做的。其实我觉得汽车产业还有纵深,扩大开放的可能。我一直在呼吁我们可不可以在基础材料,核心部件和高端装备方面要扩大合作,我们也要加强研发,也要想办法走出去。总的来讲我觉得不是我们喜欢中美贸易摩擦这样的事件,但是我们只能把这样的事件当做对我们行业锻炼的机会,我们希望全行业通过这个机会使我们真正走上一个汽车强国。汽车强国的企业就不应该是现在这样,我希望汽车零部件强,汽车产业强,我希望通过这样的挫折使我们汽车零部件企业,汽车零部件产业能够真正成长为世界水平的产业。谢谢大家。八
    最后我是不是可以代表会议主办方非常感谢几位非常睿智的、非常实在的给大家讲述,给大家提供你们的智慧。我毕竟也做过几年总经理,我能感觉到干过活的人不一样,打过仗的不一样,讲的事情是比较实在。最后给他们一些掌声。谢谢大家。

(根据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w6607.com利来国际首页-网站介绍-入网须知-广告服务-联系w6609.com利来国际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w6609.com利来国际的版权所有备案号:京icp备0503030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240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46号邮编:100823e-mail:caam@caam.org.cn

电话:010-68594865/5020/5588传真:010-68595243

w6609.com利来国际的技术支持: